产业新闻_ag88.com
与Billboard China携手《中国音乐公告牌》能否开启新音乐榜单时
来源:http://www.goudee.com 作者:ag88.com 发布时间:2019-03-22 16:06 浏览量:

  与Billboard China携手,《中国音乐公告牌》能否开启新音乐榜单时代?

  9月14日晚,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站上《中国音乐公告牌》舞台,台下粉丝热情高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偶像的名字。这支草根乐队从抖音蹿红,《中国音乐公告牌》是他们首支单曲《想象》的首发现场,其live版在网易云音乐上线五天后,评论数超过五万条。

  《中国音乐公告牌》是爱奇艺9月7日推出的一档打歌节目,也是中国首档打歌音乐综艺节目。在偶像产业链成熟的韩国,有《人气歌谣》、《音乐银行》等六大打歌节目,承接来自上游偶像工厂源源不断的输送。在中国,《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热播之后,2018年被定义为“偶像元年”。爱奇艺此举被认为是为偶像产业作下游基础建设——为他们提供新歌发表和粉丝应援的舞台。

  爱奇艺副总裁姜滨在此前采访中纠偏了这种说法:“既然叫《中国音乐公告牌》,那它不仅仅关于偶像产业,而是关注整个音乐产业。音乐市场是不会消亡的,我们希望借助节目的力量和市场的力量,推动音乐往前一步,让音乐人回归音乐舞台,而不是靠综艺、电视剧续命。”所以前两期节目中,有偶像歌手蔡徐坤、ONER组合,有实力唱将陈粒、阿肆,也有刘宇宁这样的新人面孔。

  节目播出的同时,爱奇艺联合BillboardChina、尼尔森网联、网易云音乐、新浪微博等多个平台打造节目同名榜单,根据视听传播指数、社交互动指数、舞台热度指数和用户喜爱指数四个维度进行统计,入围榜单的歌曲都是2018年在中国发行的音乐作品。

  这也是Billboard进驻中国两年后,首次与国内网络综艺合作,为榜单提供大数据支持。BillboardChina首席内容官胡小惟告诉第一财经,“这档节目不能说多么完美,它也在摸着石头过河,至少我们能看得到它在进行跨维度尝试,没有把站内投票列为重要权重,从这一点来看,它值得尊敬。”

  十多年前,《音乐风云榜》等榜单类节目有过辉煌历史。彼时音乐发行渠道单一,榜单大多基于电台、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发挥价值。传统榜单没落之后,互联网时代的音乐行业亟待重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音乐评价体系,然而在消费场景多样化的当下,很难再用单一维度数据衡量一首歌、一名艺人的价值。

  在音乐知识产权比较健康的美国市场,艺人在不同平台上的定价有据可依,但目前中国音乐市场缺少良性的版权定价机制。在胡小惟看来,在版权走向正规之前,任何数据都没有意义,只有音乐版权概念逐渐清晰之后,才有可能参考国际上版权收益的定价机制,与平台或版权授权方讨论合理的收益。

  2015年7月9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这条被人们称为“史上最严版权令”的通知改变了互联网音乐的格局,各大互联网音乐服务商争相购买版权以规避风险,互联网音乐平台走向正版化,促使音乐价值的回归。

  榜单某种意义上类似于权威歌单,是大部分消费者听歌的一种模式。“目前绝大部分榜单仍然没有逃出一个魔咒,就是拿话语权和利益作交换,利益直接和艺人排名相关,因此会出现花钱买榜等简单粗暴的现象,这不是良性的经营模式。”胡小惟表示。

  Billboard进驻中国的消息曾经让业界重燃建立音乐评估体系的希望。Billboard长期为欧美国家流行乐坛提供权威的单曲以及专辑排行榜,124年的历史见证了现代音乐产业一路的兴衰,它综合实体和数字销量、流媒体播放量、电台播放量以及社交热度等多个维度的数据,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首歌曲是否普遍流行。为了确保榜单的真实性和公正性,Billboard的统计方式也非常严谨。

  《中国音乐公告牌》是一次重要探索,BillboardChina和尼尔森网联提供核心算法规则,爱奇艺根据不同维度数据的特征进行处理,彼此达成共识:兼顾目前音乐消费行为的多样化和不同消费行为对音乐作品的推广关系;不同的音乐消费行为数据对音乐人、唱片厂牌、版权机构获得版权收益有对应的换算关系;推动音乐版税规则的相对标准化和稳定化;在音乐人、音乐作品与消费者之间建立更丰富易懂的数据联系。

  尼尔森报告显示,去年美国的整体点播串流播放次数超过6180亿次。胡小惟告诉第一财经,中国音乐市场在这方面体量并不比美国低,问题在于艺人的两极化比较严重,其实打榜类节目重要价值是推动更多艺人走到中间环节:“不再是一家独大或者是几家独大,不断有新的艺人、新的歌曲涌现,永远都会有更有才华、更有想象力的人推出好作品。”

  除了头部艺人之外,在《中国音乐公告牌》Top100榜单中,一些艺人靠着才华和作品走到了前列。在没有MV的情况下,陈粒的《情景剧》演出视频播出后,四天时间播放量超过2000万,从365名上升到第7名。“很多人都说中国没有好音乐,其实大家不太了解,民间有很多有天赋、热爱音乐的人,只是行业机制的土壤不良,导致很多人望而却步。”胡小惟说。

  无论是打榜节目或者是榜单,偶像一直是人们所关注的焦点,蔡徐坤的新歌《WaitWaitWait》毫无意外地强势登顶《中国音乐公告牌》。而放眼国际榜单,5月18至27日,吴亦凡的单曲《LikeThat》拿下了BillboardHot100第73名,刷新了华裔音乐人的最好成绩,当然离不开粉丝有组织的打榜支持。

  自娱乐行业开始,偶像文化一直存在。今年5月27日,韩国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BTS)新专辑《LoveYourself转Tear》首次登顶Billboard200专辑榜周冠军。韩国总统文在寅发推特祝贺他们创造了历史:“向热爱唱歌的七个少年和少年们的翅膀Army表示祝贺。全世界的青年们通过防弹少年团的歌曲、舞蹈、梦想和热情获得了慰藉和勇气。”防弹少年团的成功一方面缘于出色的唱作能力,一方面离不开粉丝群体Army的应援和打榜,他们在社交媒体方面的运营能力也相当出色。

  胡小惟和多位业内人士讨论过社交媒体运营的问题,这也是防弹少年团能够在北美市场有强劲表现的关键因素。中国艺人参加国际上的节目,需要专业的团队为他们处理社交媒体上的粉丝需求,从前只是任其野蛮生长。胡小惟提到,此次与爱奇艺合作一方面提供数据支持;另一方面也向节目组提供国际音乐创作、海外发行的协助,制作一些可供国际上打榜的歌曲,他们正在探索一个相对可复制的模式,帮助更多中国艺人走向国际市场。

  虽然《中国音乐公告牌》在节目制作方面仍有不成熟之处,但某种意义上开启了国内新的音乐榜单时代,艺人需要舞台和平台来展现作品,用户可以在不同的场景下找到自己喜爱的音乐。在《中国音乐公告牌》上线后,腾讯音乐推出的“由你音乐榜”宣布于9月正式上线,《由你音乐榜样》则是结合该榜单将在今年第四季度推出的一档音乐打歌节目,优酷的打歌节目《MusicOn》也曝光了相关消息。

  在胡小惟看来,良性机制运营下的音乐榜单会让不同喜好、不同类型的音乐消费者之间产生圈层效应。“圈层和圈层之间的交集会越来越多,技术和环境完善的前提下,好作品能够通过榜单产生迅速传播,曲风、制作会有越来越多的交融,你可以看到现在大量作品是摇滚乐和电子乐、爵士乐的交融,大家的音乐喜好变得不再单一。”

  到那时,听众对音乐的包容性更高,从单一音乐喜好中走出来,变成一个有宽泛口味的消费者,最后真正形成音乐文化。“真正的音乐文化是通过一代代人终身体会音乐、喜欢音乐、寻找音乐的过程中形成和传承下去的,中国也许暂时落后欧美,但随着音乐传播扁平化、新音乐版权技术的产生,人们会有更多机会接触好音乐,长沙品牌策划案例尊龙备用网址!发现好音乐。”胡小惟表示。


  • 电话:
  • 传真:
  • 邮编:
  • 地址:ag官网平台商贸公司
Copyright © 2013 ag88.com,ag官网平台,环亚在线,环亚娱乐手机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